主页

村民杀死强奸妻子者称警方不查

时间:2016-09-14 编辑:admin 来源:www.ust.com.cn 点击:

  8月5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涞源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当地农民毕志新故意杀人案。法庭上,毕志新及其律师称,毕志新是在得知妻子被同村的冀鹏强奸后,因事件一直未得到解决而不满,才最终动刀杀死了冀鹏。
 
  庭后,记者曾多处走访,试图弄清当初曾秀被强奸事件的解决过程。涞源县公安局称,曾对此案发出《起诉意见书》,已向检察院报批捕,但未获批准;而涞源县检察院则表示,没有接到该案的批捕申请。
 
  □庭审
 
  男子被控仇杀同村村民
 
  8月5日上午,在涞源县法院法庭,保定中院法官开庭审理由保定市检察院指控的毕志新故意杀人案。
 
  据检察机关指控,35岁的毕志新获知妻子曾秀被同村的冀鹏强奸后,对该事一直没得到解决而不满。2015年2月5日23时许,毕志新携镰刀、菜刀前往冀鹏家复仇。在冀鹏家附近,毕志新与冀鹏相遇,两人发生厮打。毕志新持镰刀砍击冀鹏头、面、颈部及四肢数刀,后又持菜刀砍击冀鹏头、颈部数刀,致冀鹏死亡。经法医鉴定,冀鹏符合失血性休克死亡。
 
  身穿便装、戴着戒具的毕志新情绪还算平静,他对指控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
 
  检察机关在法庭上出示了毕志新的供述、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物证等10余组证据,并建议法庭以故意杀人罪追究毕志新的刑事责任。
 
  称当地警方侦办存在渎职
 
  毕志新的妻子曾秀(化名)为其委托了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出庭应诉。
 
  刘昌松在法庭上为毕志新作了罪轻和从轻处罚的辩护。他认为,毕志新是基于自己老婆遭受被害人冀鹏多次强奸之严重侮辱,且报案后警方又一直借口证据不足不予查处,上访回来又被拘留,其受辱心理长久得不到排遣,进而走向自己找冀鹏了断之路引发了本案,属于典型的义愤杀人,成立刑法第232规定的“情节较轻”应当在3至10年量刑的故意杀人;毕志新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害人存在严重过错,据此可减轻被告人的责任;被告人一贯表现良好,此是初犯,认罪悔罪态度好,都是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此外,刘昌松还提出,涞源警方在查处毕志新妻子被冀鹏强奸一案中,存在严重失职,是引发本案的重要因素。他称,毕志新夫妻对冀鹏强奸案报警后,警方对冀鹏采取拘留后不该放人时放人了,该报批捕时不报批捕,对冀鹏名为监视居住,实际上既不监也不视,放任自流,夫妇俩进京上访反映警方渎职回来反被关押,从而激化矛盾。因此,警方对该案的发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死者家属索赔500万损失
 
  作为附带民事诉讼人,冀鹏的家属提出500万元的民事索赔。对此,法官询问其索赔500万元的依据和项目,冀鹏家人称,“就要求那么多”,而且不接受法庭调解。
  同时,冀鹏的家属还要求法庭判毕志新、曾秀死刑,理由是曾秀与毕志新合谋杀死了冀鹏。
 
  对此,曾秀的诉讼代理人曹寒冰认为,该案和曾秀没关系,“曾秀就是去拉架的,她还从毕志新手中夺走了一把镰刀,其没有参与打斗,反而阻止两人冲突”。曹寒冰说,检察院没有公诉曾秀,毕志新也认为冀鹏的死是自己造成的,故曾秀不应负刑责,也不应承担相应损失。
 
  在最后陈述阶段,毕志新向冀鹏家人道歉,他称,虽然冀鹏强奸了自己的妻子,但和其家人无关,“我将来会像冀鹏一样,孝顺老人,把冀鹏的孩子抚养大”。
 
  庭审一直进行至中午,并未当庭宣判。
 
  □讲述
 
  曾秀“他说要是敢说出去就杀我孩子”
 
  曾秀告诉记者,她长年居住的张家庄村距县城约20公里,100多户人家,村小人少,不通公交。2014年农历六月十八早上,曾秀出门后到街上等三轮车,准备到县城转公交车回石道沟村的娘家,“冀鹏开着面包车过来,说他要到县城买菜,正好捎上我。”
 
  曾秀称,冀鹏买完菜,提出要送其回娘家,并称和毕志新关系挺好的,曾秀就没再拒绝。从娘家返回的路上,冀鹏提出附近红泉村驿马岭处有个纪念碑,要拉曾秀去看看,“他开车调头,我有些怕,要其停车,并要开车门,但他抓住我的手,说‘跳下去你就活不了了’。”
 
  曾秀称,两人在纪念碑处待了有10分钟。后来,冀鹏一路拽着她进了山。在涞源县与灵丘县交界的驿马岭山上,冀鹏将她推到在一处平地上,实施了强奸,“他说如果我同意,就给我买辆车子,我胡乱挣扎,还把他的项链也拽断了,我的内裤也撕坏了,他威胁让我老实点,再不同意小心他的刀!”
 
  事情发生后,冀鹏要求她不准对任何人说,“他说如果我丈夫知道了找他的麻烦,他就要我好看,还拿我的孩子做威胁,说要是说出去就杀了我的孩子。”曾秀称,冀鹏此后又在2014年农历的六月底、七月初,强奸了她两次。
 
  不过,最终事情还是被毕志新知道了。曾秀称,事后的某天凌晨1时许,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冀鹏给我打的电话,我丈夫听到后逼问我是谁,我告诉了他被强奸的事儿。”之后,双方开始交涉如何解决此事,“冀鹏先说赔5万元,后来说拿不出来,谈到了3万元,结果一分没赔。”此外,因担心孩子安全,夫妻俩还将7岁的女儿从幼儿园接回家中。
 
  毕志新“媳妇儿被强奸,咋会不了了之”
 
  按照毕志新在公安机关和在法庭上的供述,2015年2月5日18时许,毕志新和两个朋友一起喝酒,3人一共喝了2斤白酒,又每人喝了一瓶啤酒。喝完酒回家,毕志新看着熟睡的曾秀,突然又想起她被冀鹏强奸的事,“我非常气愤,因为这事儿压抑好长时间了”。毕志新在供述中称,他一直想不通,媳妇儿被强奸,咋会不了了之,“一次我遇到冀鹏,问这事儿该怎么处理,他摇下车窗玻璃,说‘你爱哪儿告哪儿告,老子有的是人,老子候着你’,这让我感到很压抑。”
 
  毕志新在供述中称,他又在家里喝了两瓶啤酒,“我感觉这事儿没完,因为他威胁我们,还说要杀我们的孩子,所以我就准备找他说说这事儿。”毕志新称,因怕当过兵的冀鹏伤了自己,他出家门后又返回,拿了两把镰刀和一把菜刀。这时,曾秀恰好醒了,见他拿刀就开始阻拦,“她从我手里抢走了一把镰刀。”
 
  毕志新来到冀鹏家,看到门还开着,断定冀鹏还没回家。毕志新说,因冀鹏媳妇儿刚生完孩子,他不想打扰,便待在冀鹏家大门西侧的胡同里,看能否碰见冀鹏。过了一会儿,冀鹏回来了,两人相见没说几句便开始撕扯。毕志新说,当时,冀鹏捡起一块石头砸了他的头,他便用镰刀背打冀鹏。正巧此时曾秀也追了过来,开始拉架,“冀鹏死咬我的左手大拇指,还用石头打我的头,我也急了眼,用镰刀头开始乱扎冀鹏的头和脖子,右手还从衣兜里拿出菜刀,乱扎冀鹏的头、脖子,冀鹏靠在了墙上,我知道出事儿了。”毕志新称。
 
  回家路上,毕志新让曾秀拿自己的手机打了110报警。接警后,涞源县公安局勘验了现场。经法医鉴定,冀鹏的头、脸、脖子和四肢多处为锐器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
 
  冀鹏“项链本来就折过,两人都是自愿的”
 
  相关材料显示,2014年8月30日,毕志新夫妻向涞源县公安局报案,称曾秀自2014年7月份以来,先后3次被冀鹏以威胁、恐吓等方式强奸。
 
  冀鹏在接受讯问时称,3次性关系均是曾秀自愿和他发生的。他说,第一次自己将曾秀拉至纪念碑处时,是因曾秀说其心里不痛快,到了纪念碑后,是曾秀提出天太热,因为山路难走,自己才拉着她的手进山找树林乘凉。他说,因为两人都有家庭,平时联络并不多。在拿到曾秀的手机号后,自己很少给曾秀打电话,倒是曾秀常给自己打。至于曾在某天凌晨1时许其打给曾秀的电话一事,冀鹏的解释是,当时其本来是要打给毕志新的,想请他给自家拉土垫院子,可不小心打到了曾秀的手机上。
 
  此外,冀鹏否认曾威胁曾秀。关于曾秀称,反抗时曾扯断的银项链,冀鹏的解释是两人在亲吻时弄断的,“我这项链之前就断过几次。”冀鹏还称,他没有向曾秀允诺过要送她一辆车,也没给过曾秀钱,倒是曾秀曾提出向其借钱,但自己没有借给她。
 
  □追访
 
  公安局已向检察院报批捕
 
  8月5日、8月6日,记者先后两次来到涞源县公安局,以就冀鹏涉嫌强奸一案的具体情况进行了解。
 
  涞源县公安局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2014年8月30日,毕志新和曾秀报案,称冀鹏3次强奸曾秀。次日下午,涞源县公安局将冀鹏刑拘,9月4日到期后,羁押期限延长至9月7日,“9月7日是因冀鹏羁押期限届满,该案尚未办结,需要对冀鹏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我们才向冀鹏发出监视居住决定书,并将其释放。”
 
  对于既然已经认定冀鹏涉嫌强奸,为何没对其采取强制措施的疑问,涞源县公安局负责该案侦办的一负责人称,其已将该案报涞源县检察院批捕,但涞源县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一直未下通知进行批捕。
 
  检察院并未接到批捕申请
 
  8月5日下午,记者到涞源县检察院批捕科询问该案是否报批,以及为何未批捕等情况,该院批捕科一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后回复称,其未见有该案移送至批捕科,“案件会先在登记处登记,然后会递交到我们这儿,如能批捕,我们就会向公安发函,若证据不足,也会下不予批捕或需要其补充侦查等文书。截至目前,我们没有接到该案的批捕申请。”
 
  随后,记者来到涞源县检察院登记处,一值班工作人员在查阅了电脑,并向相关人员进行了具体询问后,明确答复称没有收到该案的相关批捕申请,“如果申请了,无论是否立案,都应有文书,没有文书,就说明没有递交。”
 
  针对涞源县检察院所称没有收到相关报捕材料等情况,涞源县公安局另一相关负责人称,“也有可能是公安局同检察院私下沟通的结果,检察院认为是条件不够批捕,所以公安就没有报批”。
 
  但该种说法被涞源县检察院回应称,“不可能”。
 
  夫妇俩
 
  曾经因上访被拘留
 
  记者在案件相关材料中看到,2014年9月4日上午,涞源县公安局带领冀鹏前往涞源县与灵丘县交界处驿马岭山上及南关村小树林辨认现场时,冀鹏曾作出有罪供述。冀鹏在供述中称,自2014年7月份以来,其在这两处先后3次以威胁、恐吓等方式,强行与曾秀发生性关系。
 
  由涞源县公安局制作于2014年12月22日的《起诉意见书》显示,该局已认定冀鹏涉嫌强奸。这份致涞源县检察院的《起诉意见书》显示,冀鹏涉嫌强奸一案,经依法侦查查明,其以威胁恐吓的方式与曾秀强行发生关系,且“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然而,毕志新夫妇对该份《起诉意见书》并不知情,“我们数不清多少次到公安局问情况了,他们总说没证据,”曾秀称,如果其知道自己被强奸一事有进展,她和毕志新便不会到处上访喊冤了。
 
  据了解,毕志新、曾秀夫妇还曾因上访被拘留。由涞源县公安局向两人所开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涞源县公安局在2015年1月13日对两人作出为期10天的行政拘留,原因是其曾在2015年1月2日、1月11日、1月12日到北京非信访接待场所扰乱社会秩序。
 
  □回访
 
  两家人均已搬走
 
  8月5日傍晚,曾秀自2015年2月5日事发至今第一次回自己的家,她家住在张家村的西北角。院子没有安大门,用半张木板、几根棍棒挡着,院外已杂草丛生。房门锁着,曾秀没有钥匙。
 
  记者透过窗玻璃看到,北房共有4间,房内散乱地扔着一张沙发、几把凳子,布满了灰尘,“日常用的东西都拉走了”,曾秀称,事发后因担心安全问题,现在其全家都搬到别的地方租房住了。
 
  据曾秀介绍,毕志新的父亲今年63岁,而自己的两个女儿都还小,老大7岁,小的才3岁,毕志新被羁押后,家里便断了经济来源,“目前是租住在别的村子里,靠哥哥和毕志新的妹妹一家接济。”
 
  冀鹏的家住在村东头,红色的大门上挂着一把锁。一邻居反映称冀鹏出事后,其全家人就搬走了,“至今没见其家人回来过。”
 
  直至昨日下午,记者一直试图和冀鹏家人取得联系。冀鹏妻子称,其带着孩子住在山里,不方便接受采访,有事再和记者联系。冀鹏妹妹在征求了母亲的意见后回复称,其家人正等着法律的公正判决。目前全家人都不敢在老家居住了,“因为感觉不安全。”
 
  □专家说法
 
  不捕重刑疑犯警方涉嫌渎职
 
  昨天下午,著名刑诉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分析称,若公安机关称其已经报检察院批捕,那么,不论检察院是否批捕,其一定会有关于是否批捕的回执。
  洪道德称,“公安机关不能凭嘴说,得拿出客观的证据,如果拿不出回执,就是将责任往检察院身上推。”
 
  洪道德表示,报批捕是第一个法律行为,而制作起诉意见书,应是第二个法律行为。公安机关既然称其已向检察院报了批捕,在没有得到检察院回音的情况下,为何公安机关还制作了起诉意见书?公安机关的这种行为是自我矛盾的,“这实际上是公安自说自话。但鉴于检察院什么材料都没有,所以也不可能为其说话。”
 
  洪道德称,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公安机关可以在不羁押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下,将某些案子直接起诉,即直诉。
 
  洪道德解释称,公安也许会称,其起诉意见书还没来得及向检察院送。但就该案而言,公安既然已通过侦查,认定犯罪嫌疑人为强奸,而且按照相关规定,强奸3次以上,便是量刑10年以上的重刑罪,情节比较恶劣,公安首先要做的就是必须逮捕嫌疑人。
 
  京华时报记者张淑玲文/摄
TPP已死?美国大使突然做惊人之举震动中国高层

TPP已死?美国大使突然做惊人之举震动中国高层

特朗普接连对中国出狠招:北京被迫半夜紧急迎战

特朗普接连对中国出狠招:北京被迫半夜紧急迎战

特朗普悍然开炮地动山摇!中国政府霸气反制美国

特朗普悍然开炮地动山摇!中国政府霸气反制美国

日本首相痴心妄想图谋访华 中国这次不客气了!

日本首相痴心妄想图谋访华 中国这次不客气了!

中国大使馆愤怒了!马来西亚前总理竟然煽动仇华

中国大使馆愤怒了!马来西亚前总理竟然煽动仇华

韩媒:朝鲜新造2枚新型车载洲际导弹 发射已就绪

韩媒:朝鲜新造2枚新型车载洲际导弹 发射已就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