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无法融入新单位?一名转业干部的纠结:闲下来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时间:2017-04-28 编辑:admin 来源:www.ust.com.cn 点击:

无法融入新单位?一名转业干部的纠结:闲下来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2016年12月26日,苏州市转业军官岗前培训正式启动。针对转业军官特点,党政综合培训安排了政治理论、法律法规、行政管理、能力提升、机关技能和地方常识等6大板块的学习内容。李月飞摄

2017年1月16日上午8时50分,曹裕银提前10分钟走进苏州科技城管委会办公室。

在这间办公室,曹裕银拥有了一个新身份:主任科员。坐在办公桌前,泡上一杯茶,一种久违的踏实感又回来了。

就在10个月前,曹裕银的身份还是东部战区陆军某装甲旅政治部副主任。

我们的话题,便围绕他的转业之路展开。

如果都不愿意走,我愿为组织分这个忧

2016年3月7日,这个日子犹如刀刻般印在曹裕银的脑子里。

那天,他在营里蹲点,接到参加集团军转业干部动员电视电话会议的通知后,并没有太往心里去,认为跟往年一样,是项例行性工作。谁知会议一结束,曹裕银就接到旅干部科电话:旅政委找他谈话。

从营区到旅机关,有20多分钟的车程。在车上,他拨通了几名战友电话,他们无一例外地叮嘱:千万不要松口,任职4年,又是后备,很有希望再“冲一冲”,这时走明显吃亏犯傻。

来到沈政委办公室,沈政委破天荒地给曹裕银泡了杯茶。几年来,他无数次到政委办公室汇报工作,从没有过喝茶的待遇。

在与政委谈话中,曹裕银了解到旅里团职干部转业工作有难度。望着政委凝重的表情,一向心直口快的曹裕银忘了战友的叮嘱,当场表明了态度:“如果都不愿意走,我愿为组织分这个忧。”

从政委办公室出来,曹裕银走路有点晃。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竟是自己。

转业又不是下岗,天塌不下来

一周后,旅里正式确定曹裕银转业。

回到家中,曹裕银穿着军装独自在镜子前站了10多分钟,忍不住流泪了。

那一夜,钻心的疼痛让他辗转难眠。曹裕银内心很乱:既有对过去火热部队生活的留恋,也有对未来的期盼,还有说不清的担忧。

迷茫中,他想起自己刚当兵时的情景。1994年的江西瑞昌,入伍参军很热门。一同体检的小伙伴们都拿到了入伍通知书,曹裕银估计自己没戏,无奈地跟着父亲去干农活。谁知那两个小伙在人武部领军装时打了起来,被取消了入伍资格。就这样,曹裕银替补参了军。

“假如当年那两个人不打架,自己这辈子有可能当不了兵。”回顾军旅生涯,曹裕银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坚持不走,就算调了个正团,又能咋样?自己年龄不占优势,过几年还得转业,迟走不如早走……”一夜未眠,曹裕银做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

翌日,曹裕银耐心地做起了家人的说服工作:“转业又不是下岗,天塌不下来。转业到地方同样是干事业,还可以给你们一个稳定的家。”

人闲下来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苏州市转业政策规定,行政副团以上军转干部不用参加考试,届时参加积分选岗即可。这意味着从4月初正式离队到10月选岗,有半年的“休整期”。

突然闲下来,曹裕银真正感到了失落:以前满世界的电话不响了,有时一天短消息都没有一条;以前按部就班的军营生活没有了,作息时间彻底被打乱,没了星期天的概念,反正天天都是休息。

“人闲下来的日子,非常不好过!老瞎想,夜晚不到12点以后睡不着。”曹裕银回忆起那段日子,满是痛苦的表情。他对记者说:“想找点活干,又不知干啥好。”

在老丈人家住了一个星期后,曹裕银一照镜子,被自己吓了一跳,整个人苍老了不少。妻子周晓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要不去工地帮老爸干点活,别在家里闷出病来。”

“行!”曹裕银被自己的决定吓了一跳,在部队大小算个领导,去工地干活也太掉价了吧。但转念一想,与其闲得难受,还不如去出点汗。

和水泥、搬砖、抹墙……半天下来,曹裕银全身沾满灰尘和泥浆,累得腰酸背痛。因赶工期,中午饭只能在工地上吃。10元一份的盒饭,曹裕银每次都能吃个精光。

战友们的开导,让他心里踏实了许多

转眼到了7月。见曹裕银还窝在家里,亲朋好友纷纷急了起来:“你咋还待在家里,抓紧去打通关节!”

妻子也催他:“找关系、找关系,关系都是找出来的,别老窝在家里,去找前几年转业的战友吃吃饭,请他们帮忙出主意、牵下线。”

“找谁去呢?”曹裕银两眼一抹黑,心中没有主意。只好把电话本从头翻到尾,又从尾翻到头,掂量来掂量去,拨通了几个老战友的电话。老战友都讲,副团以上进公务员有保障,都是公开选岗,现在反“四风”的大环境下,不必折腾。

“期望值别太高,但好歹会有个‘饭碗’,没什么好担心的。”战友们的开导,让曹裕银心里踏实了许多。

那份温暖,让我心里有了底

2016年7月中旬,曹裕银还是忍不住给苏州市军转办主任薛锋打了个电话,委婉地表示想请他聚聚。

薛主任在电话里真诚地说:“请相信我们军转办!你是苏州人的女婿,分区安置的事我们会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办;另外,积分我们也会认真核对,本人核实无误后才会公布。你就在家安心等通知好啦。”

“那份温暖,让我心里有了底。”面对记者,曹裕银细数苏州市委市政府对军转干部的关心与厚爱。

尽管心里有了底,但等待的日子,曹裕银仍度日如年,脑海里始终纠结着3个问题:能否随妻子户口分到高新区?高新区会拿出什么样的岗位?自己的积分排名是否靠前?

与曹裕银一同转业的连职干部张国栋更纠结,因为能不能进公务员队伍,他心里没底。张国栋说:“等待选岗,这条路是那样的漫长!日子真是煎熬,想去做点什么却不知从何做起,想放弃却不甘心,去做点别的事可心里又老惦记着……”

焦急等待中,那一天终于到来。

2016年10月25日,苏州市军转办传来消息,曹裕银如愿分到了高新区,积分为75.45分,在高新区安置的8名团职干部中排名第三。最终,曹裕银如愿地选到了第一志愿。

至此,曹裕银那颗悬了半年多的心终于“落了地”。

告别军旗,泪水夺眶而出

旅里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曹裕银专程把军装拿去干洗店洗熨了一番。得知安排他登台交流发言,他百感交集,1500字的发言稿写了两天一夜,千言万语竟无从说起。

“难忘军旅情,难忘战友爱。”台上,曹裕银话军旅生涯的成长、忆野外驻训的艰辛、诉大项任务的摔打、讲战友相处的点滴……句句发自肺腑、语语饱含深情,讲话先后被掌声打断6次。

“送战友,踏征程……” 点击该旅政工网,记者发现有很多官兵给曹裕银留言:“曹副主任,真心舍不得你走!”“记得常回家看看……”

带着旅里赠送的两件礼物——一双作战靴和一个坦克模型,曹裕银一步一回头地走出单位大门。

到了新的岗位,我又是一名新兵

2016年11月28日,在旅政委沈斌的陪同下,曹裕银正式到新单位报到。

苏州科技城管委会领导对他说:“转业是一次职业的转换,也是一次全新的挑战和考验。你是第一位直接转业进科技城的团职干部,可得好好表现。”曹裕银谦虚地说:“到了新的岗位,我又是一名新兵,将从零开始。”

同事很热心,帮曹裕银把出入卡、停车卡、饭卡等都办好了。坐下来后,他打开办公室电脑,界面上跳出了一道有关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的选择题,只有答对了才能进入办公系统。

“本以为部队理论学习抓得紧,没想到地方也抓得这么紧,而且形式更加新颖。”曹裕银心中暗忖,看来学习得抓紧点才行。

记者问:“到了新单位,有没有不适应的地方?”

曹裕银想了想:“隔行如隔山,最担忧从部队的主力队员变成了地方的‘板凳队员’。”

回顾转业历程,曹裕银感慨不已:“转业之路,是挑战自我之路,是又一次成长之路!敢问路在,路在脚下。就如风中的蒲公英,漂浮是暂时的,终会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壤。”

这条路,你并不孤单

■王通化

无法融入新单位?一名转业干部的纠结:闲下来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一切归零,从头开始。”返乡列车上,桂明掏出手机,悄悄发了一个朋友圈。这位来自陆军某部的副团职军官,2016年转业了。

这一年,是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安排大批干部转业的第一年,和桂明一起登上 “转业列车”的有5.8万人。许多人像桂明一样,从未想到有一天,会在深夜戴上耳机循环播放刘欢那首《重头再来》。

列车仿佛是一种隐喻,就这样把桂明们载向了一段充满“角色转换、身份转变、人生转折”的旅程。沿着这趟旅程,在2017年新年之际,桂明来到了他军旅人生的“下一站”——中部地区一个地级市的政府部门。

这是崭新的目的地,这是崭新的出发点,这是他们从军营转身,开启的崭新的人生之路。

“你们的转身,军队的转型。”很多人记得解放军报在2016年初刊发的这篇“写给面临脱下军装的30万战友”的文章,但唯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对那句“脱下军装就好比脱层皮”感同身受。

钓鱼岛适用美日安保?不过是演的一出戏

钓鱼岛适用美日安保?不过是演的一出戏

马来警方:金正男在机场遭女子用湿布捂脸致死

马来警方:金正男在机场遭女子用湿布捂脸致死

美刊解析“山东”号航母:较辽宁舰有改进

美刊解析“山东”号航母:较辽宁舰有改进

美刊解析“山东”号航母:较辽宁舰有改进

美刊解析“山东”号航母:较辽宁舰有改进

美刊解析“山东”号航母:较辽宁舰有改进

美刊解析“山东”号航母:较辽宁舰有改进

美刊解析“山东”号航母:较辽宁舰有改进

美刊解析“山东”号航母:较辽宁舰有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