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第一次长沙会战末期薛岳因何骂白崇禧“丢x妈呆x”?

时间:2016-09-14 编辑:admin 来源:www.ust.com.cn 点击:

  本文摘自《湖南会战》,作者:薛岳,余建勋等着,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本文原名《以“后退决战、争取外线”取得会战胜利》,本文作者:赵子立,王光伦(赵当时系第九战区长官部参谋处副处长,王当时系第六十军第一八三师营长。),本文为节选
 
  战役经过概况
 
  第一次长沙会展于一九三九年九月中旬开始,经过二十几天的战斗,就结束了。日军先由赣中、高安方面开始攻击,继以一部由武宁、修水、铜鼓道向西南进攻,以一部由通城、白沙岭、长寿街道向西南进攻,以主力由新墙河正面向南进攻,重点保持于杨林街、长乐街、青山寺之线。兹将各方面的战斗概述于后:
 
  一、高安方面的战斗
 
  高安方面的战斗,在日军方面来说是一个拉后腿的战斗,蜡烛罗卓英的后退,不让他指挥的几个军参加长沙方面的决战。在我军来说是两个目的性不明的拼老命的战斗,牺牲不小,价值不大。
 
  高安方面的配备:由锦江口至高邮市、锦江南岸线,是第四十九军;由高邮市至祥符观线,是第一集团军的第五十八军,以新编第十师守备第一线,以新编第十一师控置于高安附近;由祥符观(不含)至故县线,是第一集团军的第六十军,以第一八四师为右翼师,第一八三师为左翼师。
 
  第七十四军控置上高附近
 
  高安普金的地形是半丘陵、半平地稻田。
 
  高安方面的阵地是相当兼顾的半永久野战工事。它是据点式的,由点连成线,再连成面,各种火气的掩体都有掩盖,掩体前有铁丝网和鹿砦,阵地前和阵地内的火网编成很严密,阵地后的反斜面上构有岩壁部和草栅以利休息。
 
  战斗开始前据各方情报,南昌方面的日军并无增加,反有减少,仅剩了约一个师团稍强的病例。但战斗开始后,日军却大张旗鼓,日闻以步炮空联合进攻,夜间还以步工兵进行强袭。我军工事虽坚,经不起连日袭击,经几度激战后,日军终于攻陷了高邮市和杨庄(在祥符观的西北),祥符观阵地亦岌岌可危。因此,新编第十师市长刘正富,杀了他师守高邮市的一个营长。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于战役开始后,根据武宁、通城、岳阳三方面的日军有增加,而南昌方面的日军无增加的情况,估计南昌方面日军无力深入,更不用说他能由南昌打到长沙了。罗卓英控制的第七十四军王耀武部,是第九战区最有战斗力的一个军。长官部当然想把它使用在长沙方面,与日军作战。罗卓英却不肯,战区才退而求其次,让罗卓英派有力部队支援修水方面的作战。罗卓英令高荫槐派部队支援修水方面作战,高荫槐部正打得不可开交,哪里肯派,罗卓英这才让第七十四军派部支援修水方面的作战。
 
  此次作战罗卓英比之南昌战役是神气十足,大打官腔,一定要首付高邮市和杨庄失去的阵地,逼得口吃的高荫槐结结巴巴地向他的两个军长孙渡、安恩溥说:“我……们要收复失去的阵地,不……然罗……总司令要惩办我们啦!”于是孙渡督着新十一师市长鲁道源首付高邮市。鲁道源亲率所部,猛攻高邮市数次,都为日军步炮空联合战斗所拒止。鲁道源在战场上立时杀了一个营长,撤了一个团长(名叫工筱丰),再度猛攻,伤亡很大,终于把高邮市收复了,安恩溥使用第一八三师,也把杨庄收复了,第一八四师又派部队增援新编第十师,才稳定了祥符观的阵地。第一八二师正面上战斗亦甚激烈,日军猛攻骑马山(在故县东南)达一个多星期才停止,我军付出严重的代价,虽然保住了原阵地,但未能以第七十四军或更多的病例使用于最必要的方面,以打击日军。这与整个作战计划的精神是不协调的。
 
  二、修水方面的战斗
 
  武宁方面的日军在战斗开始前,略有增加,使用于进攻的兵力约在一个师团以上,沿修水两岸进攻。我澄溪方面守军,节节抵抗至铜鼓附近时,转为防御。日军想突破我军右翼,向北席卷,几经激战,终未得逞,而后第三十集团军,依自己控制部队及第七十四军一部之参加,重点保持于右翼,向日军反攻。我军占有修水河谷两侧较高山地,日军占修水河谷及两侧较低山地,态势不利,被迫撤退。但我军也只能在两侧侧击,不能阻敌归路,敌随退回原阵地。
 
  三、长寿街方面的战斗
 
  通城方面的日军约一个师团不足的兵力,于攻击开始后,一面向南江桥我军阵地佯攻,一面绕幕皁山东侧经白沙岭、长寿街道急进。日军这一行动,为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作战计划始料所不及,急令第二十七集团军的第二十军由西向东侧击此股日军,再令湘鄂赣边区游击总指挥樊崧甫,以大湖山、九宫山方面的部队,向此股日军由南向北尾击和由东向西侧击。当时第二十军迅速变换正面转移兵力,向长寿街方面逐次加入战斗,侧击日军,迟滞了日军的行动。随后樊崧甫部陆续赶到,加入战斗,协同第二十军,由东、西、北三面围攻日军。我军在外线居高临下,形势有利。日军陷入汩罗江上游河谷,到嘉义后不能续进,及至湘北日军主力于捞刀河北岸撤退时,嘉义,长寿街方面日军亦同时撤退。
 
  四、新墙河至捞刀河方面的战斗
 
  岳阳方面的日军,连这个地区固有的和新由别处以旅团以联队为单位调来的,约十五个联队,炮兵和战车部队很多。由新墙河口至黄岸市这个正面上,重点保持在左翼,并依空军的协力,向南岸我第五十二军阵地进攻,企图向西南将我军压迫于洞庭湖、新墙河所形成的三角地区内予以歼灭。我第五十二军先在新墙河南岸抗拒敌人后,一面节节抵抗,一面向南引退,俟通过汩罗江后集结于高桥、路口田(音)以东地区。
 
  汩罗江南岸阵地,第三十七军、第七十九军守备,重点保持在右翼。日军攻击时重点在他的左翼,仍企图向西南将我军压迫于洞庭湖与汩罗江所形成的三角地区内予以歼灭。第三十七军、第七十九军一度在汩罗江南岸抗拒敌人后,一面节节抵抗,一面向氽田(音)、黄花以东地区引退。当日军渡过新墙河后,战区直辖军及炮兵向岳麓山、长沙及长沙东北地区前进,占领攻击准备阵地,参谋长吴逸志率领长官部去莱阳,薛岳带赵子立及少数幕僚人员在长沙组成一个指挥所。日军度过汩罗江后,长官指挥所撤到渌口以前一个小车站附近的小学内。
 
  日军度过汩罗江后,无所获,又到了捞刀河北岸,看了看长沙就撤退了。
 
  日军撤退时,长官都让第十五集团军由平江、金井向西截击敌人,断敌归路,让直辖各军猛烈追击,务将日军歼于汩罗江南岸和洞庭湖东岸地区。
 
  当日军撤退时的一个夜间,赵子立好梦正农的时候,被薛岳叫醒了,他耷拉着脸说:“走,去接白崇禧去,白崇禧来啦,丢他妈呆咳!敌人进攻时,他不来,敌人退却时,他来了。我们几夜没有睡好觉了,刚睡好,他来找麻烦。”薛、赵到了车站,白的专车早到车站了(当时陆大教育长),薛和白寒暄了几句,就说“这次作战,兵力不够用,我能力也不成,所以仗打不好,这个责任,我负不了,请主任来亲自指挥吧!”搞得白没杀说,一个劲儿用手摩挲他的光脑袋。还是王泽民圆了场,他称赞了薛岳这次作战指挥卓越,并说:“困难已经过去了,还需要解决的问题,健公(白)一定和中央商议解决。薛不等白的列车走,就向白告辞,同赵一齐下车回去了。白来讨个没趣,就调转车头回桂林去了。这次薛岳为啥这样对白呢?因为薛岳讨厌白崇禧在桂林乱发表关于湘北作战的谈话,他怕白的谈话遮了他的功,所以给白搞个难看。
日本将购3架猎鹰2000飞机 筹建三大体系监控钓鱼岛

日本将购3架猎鹰2000飞机 筹建三大体系监控钓鱼岛

绝不要低估美欧合谋扼杀中国大飞机的决心

绝不要低估美欧合谋扼杀中国大飞机的决心

接近辉煌之时正是风险越大之时 海军重要性空前

接近辉煌之时正是风险越大之时 海军重要性空前

英军潜艇对叙空袭被俄围猎 憋着战斧导弹射不出

英军潜艇对叙空袭被俄围猎 憋着战斧导弹射不出

海军某舰载机团处置撞鸟险情:百余次零失误操作

海军某舰载机团处置撞鸟险情:百余次零失误操作

南海因何会成为美国军舰的“百慕大三角”?

南海因何会成为美国军舰的“百慕大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