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春秋时楚国公子围大军压境为求婚

时间:2016-09-14 编辑:admin 来源:www.ust.com.cn 点击:

  婚姻这东西,落后就要挨打,软弱就要挨宰,因此说讲究门当户对也是有些道理的。夫妻双方如果都处于势均力敌的位置,不存在谁配不上谁的问题,双方才会坦坦荡荡地爱,毫无顾忌地吵,万一发生婚内战争,也不会存在谁欺负谁的问题,打就打,离就离,如今世界谁怕谁。
 
  所以,婚姻有点像政治和军事,既要感情用事,也要实力说话,那么,如果真的是两国之间的婚姻,例如春秋战国时代的国际婚姻,那就更加讲究实力和策略了,且看《左传》昭公元年的记录……
 
  危机:男方武装上门求婚 女方如临大敌
 
  且说公元前541年的春天,中原大地东风吹拂,万物复苏,桃红柳绿,山川河流一片欣欣然,春光明媚之中,迎来了一支喜气洋洋的大队伍,有蔽天的彩色旗帜,有扬起十里灰尘的联翩车队,上千匹骏马仰天长嘶,好不热闹。
 
  车队的核心,是一位相貌俊美,身材修长的公子哥,他是高富帅:楚国的公子围。公子围当时的职务是楚国的令尹,掌控着春秋超级大国数十万军队。
 
  这位帅哥穿得也很豪华,带着皮帽,穿着很炫的羽衣,披着很炫的羽肩,脚上是一双昂贵的最新款的豹皮靴,如假包换的高富帅,诸侯都惊呼:“楚公子美哉!”
 
  关于这位高富帅,当时国际上还有一条八卦新闻,说他喜欢腰肢纤细的美眉,这条八卦新闻被后来的历史所证明:公子围后来成为楚灵王,建了一座宫殿叫章华宫,里面收集的美人都是细腰型的,因此取名“细腰宫”。
 
  郑国关门拒绝迎亲团
 
  楚国的头号高富帅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打扮得这么迷人,穿着得这么时髦,所来为何?楚国浩大的车队到了郑国国都的城门外,有士兵对着城头大喊:“我们是楚国令尹大人的车队,前来贵国迎娶你们公孙段家的美丽温柔的姑娘,请开城门。”
 
  说是迎亲,气氛场面却不对,为什么迎亲队伍里密密麻麻全是刀枪和弓弩,轻重武器样样俱全?
 
  这哪里是迎亲,分明是来灭国的。郑国的守城将士从飞扬的尘土中嗅到了阴谋的气息,于是紧闭城门,一个个长矛在手,利箭上弦,严阵以待,《左氏春秋》的记载是“郑人恶之”。
 
  僵持了一阵,郑国外交官子羽出现在城楼上,向楚国的车队喊话:“为了保持楚国郑国双方的互信,请远方来宾在城外驻扎,聘礼仪式将在城外举行,我国将保证贵国迎亲团队人员的一切生活供应。”
 
  迎亲团方面经过紧急协商,表示:考虑到贵国的难处,愿意暂时在城外驻扎,但又严正声明:“为了表示对这桩婚姻的尊重,敝国将率领最先进的武装部队进入贵国的首都迎亲,贵国如有诚意,请打开城门迎接。”
 
  这分明是武装挑衅,小小的郑国该咋办?外交官子羽慌慌张张地去找当时郑国的国相子产商量应对办法。子产有什么办法呢?
 
  背景:女方的国家经常被男方的国家欺凌
 
  婚姻大事,必须对双方的家庭背景都得有一个详细的了解,先来介绍男女双方的国家背景。楚国和郑国,谁大谁小,谁强谁弱,这个就不用唠叨了。而当时女方国家的处境是很艰难的,夹在楚国和晋国两个大哥之间,但大哥只能认一个,认了这边得罪那边,想要两边都不得罪,结果是两边都得罪。
 
  举个例吧,就在这次公子围武装娶亲之前56年,即公元前597年,郑国因为扛不住晋国的威逼利诱,在没有告知楚国的情况下——敢告知吗——私自和晋国结盟,楚庄王听了兴师动众来讨伐,围困郑国国都十七天,新盟友晋国到了关键时刻却缩手缩脚,好不容易派援兵来,却在黄河边歇凉。新认的老大靠不住,没办法,郑襄公来了一次行为秀:赤裸上身,牵了一头羊,向楚庄王请罪,结局是没有亡国,条件是认楚国做老大。
 
  国家实力也成为当时国际婚姻的一个考量因素,在公子围迎亲之前150多年,郑国的公子忽,被齐国看中了,要把文姜公主嫁给他,公子忽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不敢高攀,小国王子岂敢配大国公主,饶了我吧。”公子忽是个聪明人,娶个娘家实力那么大的老婆,这一辈子你还想过省心日子吗。文姜后来嫁给鲁国国君,这位可怜的老公后来把命都搭上了。
 
  好,讲完了这桩国际婚姻的背景,我们还是回到公元前541年发生在郑国的这起武装迎亲事件吧。
 
  应对:让男方的部队放弃武装入城迎亲
 
  男方这边,名义上是迎亲队伍,其实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远征军,说不定郑国的国运就在这次迎亲事件中走到尽头了,郑国对这一点很清醒,国内达成一致的共识:无论怎样,都不能让楚国的武装力量进入国都。
 
  郑国启动了几道外交公关手段,第一步就是让子羽进行交涉,让楚国迎亲队伍在城外驻扎,举行聘礼仪式。
 
  聘礼仪式完毕,楚国方面坚持要入城迎亲,郑国启动第二道危机公关程序,外交官子羽在接受了国相子产的锦囊妙计之后,如此跟楚国方面交涉:“实在对不起各位贵宾,敝国由于地方小,住宿条件有限,无法接纳贵国过于庞大的迎亲团,请新郎以及新郎的各位亲友,委屈一下在城外安顿,不足之处,请多海涵。”
 
  虚与委蛇反自缚手脚
 
  楚国高富帅也不只是一个衣服架子而已,他也有他的智囊团,于是派出助理伯州犁进行交涉:“对于贵国做出让我方在野外迎亲的决定,我方表示十分遗憾。”
 
  “贵国国君给兄弟我面子,迎娶贵国公孙段家的美眉,面对这么大的幸福,兄弟我也不敢怠慢,出发前在老家向各位老祖宗报喜,烧了三天香,唱了好几台大戏,欢天喜地来娶新娘,你们个别办事人员却把贵国国君给的面子当垃圾踩在脚下,扔在地上,我方无法承担这种侮辱,现在兄弟我是没面子回家了,并因此影响到兄弟我个人的前途,将无法担任楚国的任何职务,一切恶劣影响将由你方承担,希望贵国好好考虑。”
 
  这摆明了是不走了,形同宣战。郑国立即启动第三道危机公关程序,外交官子羽亮出子产最后一道锦囊妙计,向迎亲团宣布:“我们郑国作为一个弱小国家,本来想依赖贵国保证我们的安全,但今天贵国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包藏祸心,想借迎亲为由灭亡我国,贵国的举动让我们彻底放弃了幻想,如果今天你们野心得逞,由此在诸侯国之间造成的恶劣影响,想必你们也是很清楚的,今后广大类似于我们郑国的小国家将会拒绝跟贵国友好,你们的战略空间将无法畅通。”就在子羽进行外交交涉的同时,郑国的国防部队进入了紧急部署状态,子产是一代良相,在他的主持下,郑国的国防力量还是有很大提升的,也够远道而来的楚国喝一壶。
 
  楚国的阴谋被喝破了,无话可说,于是副手伍举——即伍子胥的父亲,和女方进行谈判,达成共识。郑国让一步,让迎亲团入城;男方也让一步,将武器留在城外,明显的标志就是将盛箭的箭囊倒过来,让里面无法装箭。局面虽不说是皆大欢喜,至少也是相安无事。就在当年的正月15日,男方迎亲出城,开始返回楚国。
 
  子产的高明之处在于干脆将对方的不良企图挑明,戳破对方的野心,把脸皮撕破,这样反而利于双方挑明立场,如果继续讲客套话,楚国就会继续在婚事礼节方面纠缠下去。对付阴谋的最好方式就是直接戳破它。
 
  谈判这玩意,打开天窗说亮话,反而有利于将智慧和能量集中在事物的实质面,虚与委蛇反而自缚手脚。
TPP已死?美国大使突然做惊人之举震动中国高层

TPP已死?美国大使突然做惊人之举震动中国高层

特朗普接连对中国出狠招:北京被迫半夜紧急迎战

特朗普接连对中国出狠招:北京被迫半夜紧急迎战

特朗普悍然开炮地动山摇!中国政府霸气反制美国

特朗普悍然开炮地动山摇!中国政府霸气反制美国

日本首相痴心妄想图谋访华 中国这次不客气了!

日本首相痴心妄想图谋访华 中国这次不客气了!

中国大使馆愤怒了!马来西亚前总理竟然煽动仇华

中国大使馆愤怒了!马来西亚前总理竟然煽动仇华

韩媒:朝鲜新造2枚新型车载洲际导弹 发射已就绪

韩媒:朝鲜新造2枚新型车载洲际导弹 发射已就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