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中越划界为何“法卡山已划给越南”流言四起?

时间:2016-09-14 编辑:admin 来源:www.ust.com.cn 点击:

  本文摘自:《南方周末》2009年12月3日,作者:胡贲,原题:《中越划界18年:陆上尘埃落定,海上还会更难》
 
  在涉及争议较少的北部湾和陆地边界问题上,越南方面最终都采用了中方所提出的方案
 
  法卡山以3号主峰为界,中国据有1、2、3号峰,越南得4、5号峰;老山以4号主峰为界,中国据有1、2、3号峰;者阴山同样以主峰一分为二
 
  陆地勘界完成之后,中越双方同意启动制定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的磋商。但“不是短期内可以看到确定的解决方案”
 
  年11月18日,历经长达18年的谈判和勘界,中国和越南的代表在北京签署了《中越陆地边界勘界议定书》及其附图,《中越陆地边界管理制度协议》,《中越陆地边界口岸及其管理制度协议》等三个文件。至此,除了最后一个“难啃”的骨头中印边界,中国陆地边界的谈判与勘定工作接近完成。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中越问题专家,曾经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越南语一级播音员潘金娥对南方周末记者评价说:中越完成陆地边界勘界,是一个“大的突破”,但是海上边界,尤其是南海问题依然“分歧较大”。新华社发布的官方通讯也表示,中越两国未来外交谈判的重点,将是解决依然无法达成一致的“南海问题”。
 
  明年则是中越建交60周年,在如此时间点之上,中越这两个社会主义邻邦,终于从冷战时代最后的阴影走出,拥有了一段无论在地图上还是在国土上都已经没有争议的稳定边界。
 
  法卡山、老山、者阴山归属
 
  年,法卡山主峰3号高地上重新树立起新勘定的1156号界碑。南方4号,5号高地也正式归还越南;老山以主峰4号高地为界,中国退回4号高地以北,据有1,2,3号高地。
 
  老山,者阴山,法卡山——中越边境最具标志性也最具争议性的三个地名,随着《高山下的花环》等一批文艺作品,成为曾经的中越两国间的军事摩擦的注脚,进入无数国人的记忆。由于1979年的中越战争,以及随之而来的几乎持续整个80年代的中越军事摩擦,中越两国陆地边界之间的军事对峙,一直持续到90年代中后期。甚至直到去年,中央媒体依然在报道中国边防部队在法卡山进行“战备演练”。
 
  测绘系统的专家介绍说,根据我国现行相关保密规定,比例尺为1比100万以下的地形图,乃至近年来缔结的边界条约的详图都不公开。因此,中越之间的边界条约尽管早于1999年就已签署,但具体到牵动人心的老山、法卡山等阵地的归属,依然无法查证——中越之间的有争议领土仅为227平方公里,这在长达1350公里的边界线上零散分布,即使有所得失,根本无法体现在目前公开发行的地图上。这也使得近年“老山全部划归越南”、“法卡山划归越南”一类传闻不断在关心中越边境划界的网民中传播。
 
  而接近云南、广西两地的边防部门的人士亦向记者证实,所谓“老山划归越南”、“法卡山划归越南”的传闻,皆是在中越边界勘定过程中,中方撤出前出阵地,或着从山头回撤至山腰营房的过程中,“被误解”。
 
  以法卡山为例,这个曾经被命名为“英雄山”的着名山头,位于广西凭祥的上石镇。实际上由西北向东南5个高地组成。其主峰为3号高地,海拔511。3米,其上曾经竖立中越传统边界26号界碑,为中越边界的重要“骑线点”,中越两国“一人一半”,北方1、2号高地属中国,南方4、5号高地属越南。1980年“拔点作战”之后。中国控制了从南往北全部5个高地。随后的“抗反”战斗主要集中在三号高地及其南部的4,5号高地。而在2006年,3号高地上重新竖立起新勘定的1156号界碑。南方4号、5号高地也正式“归还”越南。
 
  同样,老山全线共7个高地,主峰为4号高地,也为中越传统边界“骑线点”,“两山(老山,者阴山)轮战”以后,中国也一度占领老山几乎全部高地,目前也已经退回4号高地以北,据有1、2、3号高地。对于靠近老山的者阴山,同样是以主峰为界一分为二。
 
  目前,尚无法确证解放军于何时撤出老山、法卡山,者阴山等重要敏感地区的争议阵地。但可以确定的是,目前老山、法卡山的前出阵地都已经废弃。边防部队都回到中国一侧的山脚下,目前尚未移交武警边防部队,而由相应省份军区边防部队驻守,各山头主峰除界碑之外,仅有边防巡逻,并无常备阵地。
 
  年,从地图到国土
 
  边界谈判历时8年,实际勘界历时10年。最终:双方有争议的227平方公里土地,越南得113平方公里,中国得114平方公里。
 
  随着时间推移,军事阴影散去之后,中越关系正常化的相关细节逐步披露。勾勒出中越两国从1991年开始恢复接触以来为解决陆地边界问题所经历的18年漫长历程。《李鹏外事日记》透露,苏联解体之后,越南方面主动寻求恢复中越关系,并与中方驻越南大使联系。而时任总理李鹏“在向邓小平同志汇报”之后,在1990年8月27日,和江泽民一起在成都秘密会见了越共中央总书记阮文灵和部长会议主席杜梅。而阮文灵于会议上发表了长篇讲话,表示将“尽快解决柬埔寨问题”,而重点则放在“中越关系正常化”上。